专业团队

天元汇聚各领域精英律师,拥有200余名合伙人,800余名律师及专业人员,凭借深厚的执业经验和项目经验,为客户提供全方位、跨区域、综合性、一站式的法律服务和最佳商业解决方案。

专业领域

天元凭借30年法律实践经验和不断创新的执业能力,业务覆盖中国律师主要执业领域和新兴领域,并在诸多领域保持中国顶尖律师水准和跨团队综合服务能力,近年来连续承办了诸多开创先河的交易和极具行业影响力的项目和案件。

洞察资讯

天元律师紧跟行业发展趋势,聚焦法律热点话题,凭借独到视角和市场洞察力,帮助客户了解法律最新变化,用专业的观察、分析与见解助力客户做出更为明智的商业选择与决策。

关于天元

作为国内具有长远历史和深厚文化的领先律所,天元始终以法律服务为根本,不断探索和创新,30年来与中国经济同向前行,在中国14个经济活跃城市设立办公室,在业内享有盛誉。

归化林书豪代表中国男篮参加世界杯? ——FIBA下的球员归化规则解读
日期:2019年09月25日

文 | 天元律师事务所 林金谷
随着2019年男篮世界杯中国队的出线失利,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男足5-0大胜马尔代夫,归化球员艾克森在比赛中梅开二度立下大功,中国男篮是否要效仿国足开启归化之路引发了激烈讨论。而谈及归化对象,随猛龙队获得NBA总冠军且于近期加盟北京首钢、祖先与中国有血缘关系、在国内人气极高且曾公开表示愿意接受中国男篮邀请的美国篮球运动员林书豪自然让人浮想联翩。本文拟以假设归化林书豪参加篮球世界杯为例,对FIBA下的中国球员归化规则进行解读。
一、归化的定义及中国归化现状
《汉书•匈奴传下》有云:“而匈奴内乱,五单于争立,日逐呼韩邪携国归化,扶伏称臣”,“归化”一词最早即出自于此中,有“归服而受其教化”之意。法律上的归化,主要是指某个人在出生国籍或原国籍之外自愿加入其它国家,取得新国籍的行为。
由于中国《国籍法》第三条明确不承认双重国籍,以及相关具体配套政策并不完善,外国运动员欲加入中国国籍并不容易。然而体育界也早有归化的先例,其中较为出名的有2008年放弃英国国籍,代表中国出征奥运会的华天,中国足球协会更是在今年接连归化了李可、侯永永等球员。不过中国男篮至今还没有归化的运动员,为CBA球迷所熟知的篮球运动员马布里也只是拿到了中国的绿卡(永久居留证),并未加入中国国籍。
反观亚洲其它国家,在目睹菲律宾男篮归化尝到的甜头后,纷纷开启归化之路,如韩国、日本就相继归化了中锋罗健儿、中锋费泽卡斯。
二、FIBA下的球员归化规则——以归化林书豪为例
林书豪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其祖先于1707年就从中国福建省漳浦县移居到我国台湾地区,父母皆出生于台湾地区,父亲林继明则于1977年移居到美国,其外公外婆则是浙江人。根据美国国籍法出生地原则,林书豪享有美国国籍当无疑问。鉴于林书豪可能获得台湾籍的特殊背景,归化林书豪以代表中国男篮出战的可能路径有两条:1、直接加入中国国籍;2、“曲线救国”—港澳台球员归化路径,接下来逐一进行分析。
(一)直接加入中国国籍
1、加入中国国籍的路径
根据《国籍法》第七条规定,三种外国人可以加入中国国籍:(1)中国人的近亲属;(2)定居在中国的;(3)有其它正当理由。
对于第一种即血缘路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的规定,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因此,由于林书豪的外祖父母是中国人,其可通过该路径加入中国国籍。事实上,该路径是最为简单与快捷,也最能保障归化球员具有文化认同感的路径,目前的许多归化球员如李可、侯永永也都是通过血缘关系归化。
对于第二种定居路径,则需要先获得中国的永久居留证(绿卡),才能满足定居的条件。而根据《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第六条,申请永久居留证除遵守中国法律,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外,还需要满足以下条件之一:
在中国直接投资、连续3年投资情况稳定且纳税记录良好的;
在中国担任副总经理、副厂长等职务以上或者具有副教授、副研究员等副高级职称以上以及享受同等待遇,已连续任职满4年、4年内在中国居留累计不少于3年且纳税记录良好的;
对中国有重大、突出贡献以及国家特别需要的;
中国公民或者在中国获得永久居留资格的外国人的配偶,婚姻关系存续满5年、已在中国连续居留满5年、每年在中国居留不少于9个月且有稳定生活保障和住所的等。
对于林书豪等运动员而言,其最可能的符合条件则是第三项“国家特别需要的”,但由于“国家特别需要的”标准并不明确,因此想通过该路径归化,需要篮球协会、外交部门、公安部门、民政局等多部门的支持与配合,若缺乏政策上的支持则很难实现。另外,运动员获得绿卡后还需要在中国境内生活一段时间,才能满足定居的条件。考虑到运动员的职业年龄,该路径对于已处在职业生涯后半期的运动员而言并非理想路径。
对于第三种路径,“有其它正当理由”通常指对国家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对于归化球员而言很难符合条件,因此该归化路径难度较大。
综上,对于林书豪而言,其最好的办法是通过血缘入籍,除此之外,通过先申请绿卡在中国居住一段时间后定居入籍也是可能的选择。
2、FIBA的资格认定规则
FIBA(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Basketball)是指国际篮球联合会(简称“国际篮联”),总部设于瑞士尼永,是国际性的篮球运动组织,主管篮球世界杯(原名“世界篮球锦标赛”)、奥运会篮球比赛(包括预选赛)、国际篮联杯赛等国际性比赛。
根据FIBA《球员的国家地位规则》(National Status of Players)1第15条“为了参加一个国家的国家队,球员必须拥有该国的合法国籍,并且根据国际篮联的内部规则也符合资格条件”。因此拥有中国国籍并不一定能使林书豪代表中国男篮出战世界杯,还需要拥有FIBA赋予的代表中国队参赛的资格(即篮球国籍)。根据FIBA的规则,一个球员可以有若干合法国籍,但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篮球国籍。
根据《球员的国家地位规则》,篮球国籍的主要规则有:
第16条:任何具有两个或多个合法国籍的球员,无论是出生还是归化,都可以在任何年龄选择他希望参加比赛的国家队。而该选择是不可撤销的。
第17条:任何具有两个或更多国籍的球员在年满十八岁后如果被某个国家协会召唤,他有义务在收到传票后的十五天内以书面形式声明选择是否参加,如果他拒绝召唤,则球员只能选择其他国家/地区的国家队。而该选择是不可撤销的。
第18条:任何代表国家参加过FIBA主要官方比赛的球员被认定为其已选择了该国家队。而该选择是不可撤销的。
第21条第1款:参加FIBA比赛的国家队只可有一名球员在其年满十六岁后通过入籍或其他任何方式获得该国的法定国籍。该规定也适用于任何有权在出生时获得第二国籍但在年满十六岁之前没有声称拥有此权利的球员。
除此之外,还有下述例外规则:
(1)第21条第2款:对第21条第1款有疑问,声称在年满十六岁前就已获得合法国籍的球员,但未能出示相应的护照,可要求秘书长作出决定,确认不受第21条第1款的限制。而在作出这一决定时,秘书长应考虑以下标准:
球员在该国生活的年数;
球员参加该国国内比赛的赛季数;
任何其他能够在球员和国家之间建立重要联系的标准。
(2)第22条:如果两个国家协会同意,在十七岁生日之前为一个国家参加过FIBA主要官方比赛的球员可以参加另一个国家的国家队比赛。在两个国家协会不同意的情况下,可由秘书长决定。
(3)第23条:在十七岁生日后代表国家参加FIBA主要官方比赛的球员无法参加另一个国家的国家队比赛。但是,在特殊情况下,秘书长可以授权允许,如果这符合其希望参加国家的篮球发展利益。
综上,基于目前中国男篮并没有其它归化球员,且林书豪并未接受过美国队的召唤,也未为美国队参加过正式的FIBA官方比赛,因此林书豪在加入中国国籍后可为中国男篮征战世界杯。
通过上述FIBA规则我们可以看出,当年中国男篮没有尝试归化马布里,一方面原因在于马布里自身并无意愿加入中国国籍,另一方面的重要原因也在于其在27岁时已代表“梦六队”参加过雅典奥运会,根据第18条马布里已选择了美国队,自无再代表中国队出战的可能。
而本届世界杯,菲律宾的归化球员、nba骑士队的克拉克森则是因为不符合第21条第1款而被禁止参加世界杯。菲律宾国家队目前已有一名16岁后归化的球员布拉切,因此克拉克森和菲律宾只能尝试适用第21条第2款的例外,即虽然克拉克森未在16岁之前拿到菲律宾的护照,但其事实上在16岁前已取得菲律宾国籍,而不受第1款的限制。然而,因菲律宾未能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最终FIBA裁定克拉克森不能参加本届世界杯。
(二)“曲线救国”—港澳台球员归化路径
1、林书豪能否取得我国台湾籍?
虽然林书豪目前还未取得“中华民国护照”,然而根据我国台湾地区《国籍法》第2条,由于林书豪的父母皆为台湾籍居民,而且我国台湾地区并未反对双重国籍,林书豪的美国国籍并不会使得其的台湾籍丧失,因此其具备申请取得台湾籍的条件。
对此,我国台湾地区“外交部”也已于2012年发言称“由于林书豪父母都有‘中华民国国籍’,因此他当然符合申请资格。但要不要申请,还要视他本人的意愿来决定。”2
2、取得台湾籍后林书豪能否代表中国男篮参加世界杯?
目前中国足协关于引进港澳台球员已有具体规定,根据足协发布的《关于港澳特区和台湾地区球员参加2018年职业联赛有关规定的通知》3,港澳特区和台湾地区球员不再视为外国球员,为这些球员注册参加中超联赛的先决条件是球员在香港、澳门或台湾完成首次注册, 且系港澳特区永久性居民或拥有台湾户籍,则可直接作为港澳台内援引入。
然而须注意的是,该通知仅适用于国内的中超联赛,引进的港澳台球员若想代表中国队参加FIFA的正式比赛,也须符合FIFA的相关资格规定。对应至篮球领域,若篮协借鉴该做法,则林书豪有机会作为内援参加国内的CBA联赛,而无须像如今一样作为外援加盟北京首钢。但引进后林书豪能否代表中国男篮参加世界杯,则仍要符合FIBA的认定规则。
按照目前的FIBA规则,取得台湾户籍的林书豪并不意味着能代表中国男篮参加世界杯,主要理由在于:
FIBA之下包括主权国家协会与非主权国家协会。目前中国在FIBA下有四个独立篮球协会,除中国大陆外还有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中华台北(后三个为非主权国家协会)。?林书豪拥有台湾户籍可以使其具备代表中华台北出战世界杯的资格,但要代表中国大陆出战世界杯还需获得中国大陆的护照才可。?
取得台湾户籍、获得“中华民国”护照并不等于获得大陆地区的护照。根据国务院颁发的《中国公民往来台湾地区管理办法》,台湾籍居民可申请到前往大陆地区的《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简称“《台胞证》”)。而未能获得《台胞证》台湾籍居民的也可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旅行证。?但台胞证、中华人民共和国旅行证并不等同于中国大陆居民的护照,其较难成为能够代表中国男篮出战的资格证据,通过FIBA的资格审核的可能性较小。
三、结语
FIBA规则与中国严格的国籍制度之下,中国男篮即使想开启归化之路,也并不容易。归化球员的血缘关系、归化年龄、参赛经历、文化认同等都应该成为归化考虑的因素。归化应从娃娃抓起,归化年龄在16岁以下且无代表其他国家参赛经历的华裔球员自然是最佳选择。对于非华裔球员的归化则还需要更多政策与配套措施的支持,对仅有一个名额的年龄16岁以上归化球员的选择则应该慎之又慎。鉴于港澳台非主权国家协会的存在,目前港澳台球员直接归入中国男篮还较为困难,引进港澳台球员并非理想路径。
归化球员不仅是一个法律问题,更是篮协的政策与战略选择问题,然而不管政策导向与战略选择如何,熟悉FIBA下的相关规则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做出准备与选择,以避免像菲律宾归化克拉克森般的尴尬局面。
注释:
1.参见FIBA官网, https://www.fiba.basketball/internal-regulations/book3/players-and-officials.pdf。
2.参见环球网报道,https://taiwan.huanqiu.com/article/9CaKrnJugDz。
3.足球字[2018]36号。
4.参见FIBA章程(2019),https://www.fiba.basketball/documents/fiba-general-statutes.pdf。
5.《球员的国家地位规则》第25-27条对附属领土(Independent Territories)的球员代表主权领土(Main Territories)参加比赛的条件作出了特殊规定,然而由于我国港澳台地区并不属于附属领土,因此林书豪无法适用这些规定。

相关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