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团队

天元汇聚各领域精英律师,拥有200余名合伙人,800余名律师及专业人员,凭借深厚的执业经验和项目经验,为客户提供全方位、跨区域、综合性、一站式的法律服务和最佳商业解决方案。

专业领域

天元凭借30年法律实践经验和不断创新的执业能力,业务覆盖中国律师主要执业领域和新兴领域,并在诸多领域保持中国顶尖律师水准和跨团队综合服务能力,近年来连续承办了诸多开创先河的交易和极具行业影响力的项目和案件。

洞察资讯

天元律师紧跟行业发展趋势,聚焦法律热点话题,凭借独到视角和市场洞察力,帮助客户了解法律最新变化,用专业的观察、分析与见解助力客户做出更为明智的商业选择与决策。

关于天元

作为国内具有长远历史和深厚文化的领先律所,天元始终以法律服务为根本,不断探索和创新,30年来与中国经济同向前行,在中国14个经济活跃城市设立办公室,在业内享有盛誉。

SEC诉币安一案对于Web3行业以及VASP的影响
日期:2023年06月12日

1、SEC对币安的指控

2023年6月5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起诉了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资产交易平台Binance.com的运营主体Binance Holdings Ltd. (“Binance”或“币安”)和与Binance一起经营着加密资产交易平台Binance.US的美国关联公司BAM Trading Services(“BAM Trading”)以及他们的创始人之世界华人首富赵长鹏(“Zhao”)。

 

1.1. 起诉书长达136页,分为556条,总共十三项指控

正如SEC主席Gary Gensler说,“通过十三项指控,我们指控赵某和Binance实体参与了一个广泛的欺骗、利益冲突、缺乏披露和蓄意逃避法律的网络。”

 

通读起诉书,可以看得出来SEC在本案中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对Binance的成立、BNB的发行、Binance的业务、美国投资者保护、误导投资者等诸多问题逐一分析。但事实上,这也解释了市场一直的疑问,为什么SEC没有对Binance、Zhao和BNB采取行动。

 

1.2. 根据SEC起诉书,SEC的主要观点如下

 

1.2.1. Binance、Binance. US以及BAM Trading等均应当注册而未注册

从2017年7月开始,在Zhao控制下,Binance.com和Binance.US作为交易所、经纪人、交易商和清算机构在运作从美国客户的交易费等方面获得了至少116亿美元的收入。

SEC认为,

(1)关于Binance.com,Binance本应注册为交易所、经纪人和清算机构;

(2)关于Binance.US,Binance和BAM Trading本应注册为交易所和清算机构;

以及(3)BAM Trading本应注册为经纪人和交易商。

SEC还称,被告清楚地知道美国法律要求对这些功能进行注册,但他们还是选择不注册,这样他们就可以逃避旨在保护投资者和市场的重要监管。Zhao作为控制人对Binance和BAM Trading的注册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1.2.2. Binance和BAM Trading未经注册提供和销售加密资产

SEC指控Binance未经注册提供和销售BNB、BUSD以及被称为 “Simple Earn ”和 “BNB Vault ”的加密货币贷款产品。此外,SEC还指控BAM Trading未经注册提供和销售Binance.US的抵押品即服务项目。SEC还指出,Binance秘密地控制了美国客户在BAM的押注计划中押注的资产。

 

1.2.3. 未限制美国投资者访问Binance.com

SEC称,Zhao和Binance于2019年9月创建了BAM Management和BAM Trading,以逃避美国的监管。虽然,Zhao声称BAM Trading独立运营Binance.US平台,美国客户不能使用Binance.com平台,但实际上,Zhao和Binance保持着对美国实体的实质性参与和控制;在幕后,Zhao指示Binance通过 VPN 改变 IP 地址或者通过设置离岸公司进行 KYC来允许、协助并隐瞒许多高价值的美国客户继续访问Binance.com。

 

1.2.4. 误导投资者

SEC称,Zhao和Binance没有在Binanace.US的平台上安装交易监管也没有对BAM trading和BAM Management所招来的投资者进行交易监控或者操纵性交易控制。总而言之,应该有的监管控制并没有实现,并且存在的监管却对 “washing trading” 和自我交易毫无打击力度。SEC还称,Binance.US平台主要的未披露的 “做市商 ”交易公司Sigma Chain(也是由Zhao拥有的)在很大程度上实施了战略性和有针对性的清洗交易;这表明BAM Trading关于其市场监督和控制的声明是虚假的。

 

而SEC执法部主任Gurbir S. Grewal则表示:“我们指控Zhao和Binance实体不仅知道道路规则,而且还有意识地选择规避这些规则,将他们的客户和投资者置于风险之中——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使他们自己的利润最大化。”赵某控制的Binance平台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和利益冲突。Binance平台缺乏透明度,依赖关联方交易,并谎称有防止操纵性交易的控制措施,这些风险和冲突就更大了。尽管他们多年来一直努力不被追究责任,但今天的投诉开始了追究责任的过程。

 

 

2、SEC的诉求

 

根据起诉书,SEC的诉求是:

2.1. 永久禁止被告进一步违反他们被指控违反的联邦证券法

2.2. 命令被告交出他们的非法所得和预付利息

2.3. 永久禁止被告和他们控制的任何实体直接或间接使用州际商业手段或工具来

(1) 在任何未注册的交易中参与任何证券的发行、购买、发售或销售,包括任何加密资产证券;

(2) 担任任何证券的非注册交易所、包括任何加密资产证券;

(3) 作为未注册的经纪人或交易商,对任何证券进行操作,包括任何加密资产证券;

(4) 就任何证券,包括任何加密资产证券,担任非注册清算机构;

(5) 对被告人进行民事罚款;

(6) 为了投资者的利益,下令采取可能适当或必要的公平救济。

 

3、对Web3行业以及VASP的影响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和越来越多的公司试图将其应用于各种行业,监管机构的严格监管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SEC的指控获得支持,这可能导致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和区块链公司受到类似的调查和起诉。币安的案子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进一步发展。这项起诉可能会对加密货币市场和整个区块链行业产生深远影响,值得密切关注。

 

对于华人Web3行业人员而言,从2017年九四公告之后中国大陆就禁止了虚拟货币交易所。而今年的6月1日,香港正式开闸了VASP的申请。未来在香港VASP的合规运营必须考虑本案的影响。其原因在于,各个司法区域对于Web3的监管具有明确趋同性。可以肯定的说,所有的相关监管层都在研究本案的起诉书。

 

3.1. 根据我们对起诉书的研究,我们注意到如下几点值得大家思考

 

SEC在352条中指出,Since the Binance Platforms launched, Defendants have made available for trading on them crypto assets that are offered and sold as investment contracts, and thus as securities. This includes, but is not limited to, BNB, BUSD, and the units of each of the crypto asset securities further described below—with trading symbols SOL, ADA, MATIC, FIL, ATOM, SAND, MANA, ALGO, AXS, and COTI (collectively, the “Crypto Asset Securities”).  SEC明确地指出BNB、BUSD、SOL、FIL等诸多token均为证券。而且,SEC在起诉书中多次提及了豪威测试的原则。

 

SEC在起诉书中指出,Moreover, Defendants understood the importance to crypto asset investors of implementing trading surveillance and controls over crypto trading platforms. Zhao himself stated in 2019 that “CREDIBILITY is the most important asset for any exchange! If an exchange fakes their volumes, would you trust them with your funds?”  可以看到,SEC对于项目调查的深入性。调查目标的每一次公开发言都可能被监管机构关注并有可能作为调查证据。

 

SEC的另一个指控也很重要。The Binance Platforms were founded and are maintained and operated by an opaque web of corporate entities, including those identified below, all of which are beneficially owned and controlled by Zhao, Binance’s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EO”) and, at least through March 2022, the Chairman of BAM Trading’s and BAM Management’s Boards of Directors. Binance operates through a number of subordinate or affiliated entities, in multiple jurisdictions, all tied to Zhao as the beneficial owner. Zhao has been publicly dismissive of “traditional mentalities” about corporate formalities and their attendant regulatory requirements. He has refused to identify the headquarters of Binance, claiming, “Wherever I sit is the Binance office. Wherever I meet somebody is going to be the Binance office.” According to Zhao, the concept of a formal corporate entity with a headquarters and its own bank account is unnecessary: “All of those things doesn’t have to exist for blockchain companies.” Notably, however, billions of dollars from the platforms flowed through dozens of Binance and Zhao-owned U.S.-based bank accounts. Neither Binance nor any of its subsidiaries or affiliated entities have ever been registered with the SEC in any capacity. 因此,在Web3领域,所谓的去中心化因而不受“世俗”法规限制、所谓的Code is Law、所谓的区块链业务不需要公司和牌照,这都属于掩耳盗铃而非是真正的合规策略。

 

SEC的起诉书中甚至有币安内部高管之间的通讯记录。As Binance’s CCO bluntly admitted to another Binance compliance officer in December 2018, “we are operating as a fking unlicensed securities exchange in the USA bro.”。可以想象美国政府的调查深度和资源。

 

简单总结,只是获得VASP或者其他的资质证照并不能保证业务的完全合规。Web3项目有特殊性,必须要根据业务实质来针对性的设计和实施严格的合规策略,否则SEC以及其他司法区域的监管部门随时有可能会发起调查或者其他监管措施。

 

注:

1. Zhao和币安参与的非法提供和售卖证券违反了证券法的5(a) 和5(c)。

2. Binance充当了Binance.com平台的交易所、经纪人和交易商以及清算机构,却没有以任何此类身份注册,违反了证券法的第5节15(a)和17A(b) 。

3. 同样地,关于Binance.US平台,币安与BAM Trading一起作为交易所行事,BAM Trading作为经纪人行事,币安和BAM Trading各自作为清算机构行事。币安和BAM Trading各自作为清算机构行事,而没有以任何此类身份进行注册,违反了证券法的第5节15(a)和17A(b)。

4. 作为币安和BAM Trading的控制人,根据 《交易法》第20(a)条,Zhao违反了《交易法》第5条、第15(a)条和第17A(b)条。因为币安和BAM Trading在Binance平台上的违规行为。

5. 通过从事本起诉书中所述的行为,BAM Trading 和 BAM Management进一步通过重大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获得金钱或财产,并从事对购买者进行欺诈或欺骗的交易、做法和商业活动。违反了《证券法》第17(a)(2)和(3)条。

 

注:感谢实习生Linda Li对本文的贡献。

 


 

 

相关领域
Web 3.0